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演员 > 正文

对话是枝裕和:演员不该在雷同的角色上被消磨

来源:红楼梦人物关系图 编辑:历史人物介绍 时间:2017-12-24

是枝裕和对话新浪娱乐

是枝裕和对话新浪娱乐

  新浪娱乐讯 《如父如子》《海街日记》《比海更深》,三部影片让导演是枝裕和打响了个人招牌,是这几年日本本土成功从艺术院线转战商业院线的作者导演。前不久接受新浪娱乐采访时,他除了聊到正在拍摄中的新片信息,也诚恳地谈及如今的日本电影市场环境,并对行业者创作力下滑、市场电影接纳度越来越狭窄的现状表示担心。“日本电影界的封闭,其实就是可以接受电影的市场越来越小了,我似乎觉得现在的三四十代的导演,在他们心中,导演作品的优先级好像降低了。不过这都是个人选择的问题,我觉得也没必要说三道四。日本其实不只是电影界这样,整体价值观都是日趋保守,开始向国内封闭。我觉得这样不妙啊,所谓的岛国根性。”

  采访中首先谈到这次法庭题材(影片《第三次的杀人》)的诞生,是枝裕和透露其实是与朋友的一次聊天启发了自己,“我有个相识的律师朋友,有次在和他聊天的时候,他提出一个观点,法庭并不是一个揭露真相的地方。我随后问他,那法庭是用来做什么的?他回答说,法庭是调节各方利益关系的地方,真相如何,我们每个人其实无从知晓。”从而,他想以此为契机制作一部电影,向世人展现“律师自身逐渐意识到这种‘可怕之处’的过程”。不过这部名为《第三次的杀人》的新片上映后,并没有同他以往的几部影片一样,获得较高分数。

《第三次的杀人》日版海报

《第三次的杀人》日版海报

  是枝裕和以细腻的叙事方式见长,而《第三次的杀人》这类题材,更需要一个严谨的叙事逻辑,让故事和剧情推动观众思考,但是这一方面,他又明显不那么擅长了。但是从另一个角度,也就是作为创作者,不安于“舒适区”,仍然坚持原创和求新的这一方面来衡量,是枝裕和又是如今日本导演中尤其令人刮目相看的存在。在他一如既往温和的外表和性格之下,包裹着不会轻易动摇的个人意志和表达,放在日本现在的电影创作环境中,这一切都显得难能可贵。采访中问他已经开拍的下一部新作会是什么题材,是枝裕和马上否认了《海街日记2》一说,尽管还不能多作说明,但他透露会是一部“围绕犯罪展开的家庭物语”。看来,他仍然希望给大家看到“新”的东西。

是枝裕和在Twitter上透露新片正在拍摄中

是枝裕和在Twitter上透露新片正在拍摄中

  除此之外,是枝裕和也在采访中谈到了日本现在越来越趋向“文化孤岛”的担心。他回溯了日本电影过去的黄金时期,谈到大师时代逝去后的当下,“很明显的感到日本本土市场变得狭小了,而把电影带到国际电影节,再回到国内上映这条路,也变得越来越难走。”而一边在这条路上艰苦地战斗着,一边他也感受到本土市场接纳度越来越窄的危机,“说回日本电影界的封闭,其实就是可以接受电影的市场越来越小了,我似乎觉得现在的三四十代的导演,在他们心中,导演作品的优先级好像降低了。不过这都是个人选择的问题,我觉得也没必要说三道四。日本其实不只是电影界这样,整体价值观都是日趋保守,开始向国内封闭。我觉得这样不妙啊,所谓的岛国根性。”

  当然,是枝裕和这些话并非危言耸听,正值2017年,日本本土电影遭遇十年一遇的“滑铁卢”(本土电影市场占有率首次输给洋画)。一面是为求票房而速成的动漫、热门小说改编电影和纯爱电影成风、制片委员会制度掣肘核心制作团队电影创作,一面是远低于观众预期的电影质量,越来越不愿花成本做电影的趋势,总而言之,如果不做什么改变的话,整体局面谈上不乐观。作为电影创作者,这个时代充满了危机和挑战,而创作力下滑更是敲响了警钟,正如是枝裕和认为的,那些有潜力的演员“理应有更多多样化的选择”,“不该在这种雷同的角色上消磨自己的演员生涯”。

是枝裕和在北京

是枝裕和在北京

  谈电影《第三次的杀人》及其演员

  “希望役所广司演绎出:即便每次说出谎言,也坚信自己说的就是真实”

  新浪娱乐:就像您刚提到的,《第三次的杀人》这部电影抛出了一个疑问:人究竟能不能去制裁人?但作为观众来说,看完之后其实也并没有得到答案。您作为导演,在拍摄完这部电影之后,是否找到了答案呢?

  是枝裕和:这部电影不是那种可以揭示答案的电影,我想观众通过观影,然后不断去思考这个问题,这一点可能更为重要。我自己也是,也会继续思考这个问题。

  新浪娱乐:就是说答案并不明晰,而是处在一个比较暧昧、灰色的地带,不能用简单的“是”或“不是”来回答的?

  是枝裕和:真是个难题啊。我想,到底能不能去制裁别人这个难题,主人公本身也会持续不断地思考下去。但当他终止思考的那一刻来临时,他应该就会变成支撑死刑制度的系统中的一部分了。你停止思考,就相当于否定自己是人的事实,然后单纯地沦为系统中的一部分。所以我觉得可以这样理解——去直面所谓的“暧昧”,其实就是对于沦为系统中一部分的一种抵抗行为。在电影结尾,可能会有人觉得伫立着的福山雅治浑身散发着一种无力感,但其实他内心应该是对自己参与死刑这件事,诞生出一种加害者的意识。只要这种意识存在于他体内,他便会对“自己是系统中一部分”的事实感到违和感。虽然这里是结尾,但其实也是一种开始。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如果要诚实面对这个难题的话,就是以上这样的答案。

相关文章:

栏目分类

主页

Copyright © 2002-2011 主页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