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设我们的父母平均五十岁 他们的人生是这样

你能和他朝夕相处的日子是这样的:  
在你的孩子考上大学离开家之前  
你们大概能相处这么久:  
假设我们的父母平均五十岁  
他们的人生是这样的:  
假如你们天天见面  
你能陪伴他们的时间是这样的:  
假如你们一个月见两次面  
你能陪伴他们的时间就是这样的:  
假如你们一年见一次面  
就会是这样的:  
看完是不是心里咯噔了一下?  
被量化的人生竟如此短暂。  
在忙碌的工作和生活中  
我们是否应该静下心来  
思考我们真正想要的生活  
多多陪伴两鬓发白的父母  
及成长中的孩子……  
爱小编的请点  
直接与小编工资挂钩哦~  
1个大拇指3毛钱!求求鼓励!  
更多请翻阅历史记录  
很多事情,想的很好不见得做的很好。  
1930年,瞿秋白(右二)、杨之华(左二)、蔡和森(右一)与苏联友人在莫斯科郊外巴库疗养院合影  
瞿秋白满腔热情回国投身革命,以为找到了人生坐标,但是,却成为失败的尝试。  
在我看来,每个人都应当有自己合适的位置,但是,历史却常常不这样安排,  
瞿秋白就是被历史安错了地方的人。  
他应该是一个好的教员。  
大作家丁玲后来回忆说:“可是,最好的教员却是瞿秋白。他几乎每天下午课后都来我们这里。于是,我们的小亭子间热闹了。他谈话的面很宽,他讲希腊、罗马,讲文艺复兴,也讲唐宋元明。他不但讲死人,而且也讲活人。他不是对小孩讲故事,对学生讲书,而是把我们当作同游者,一同游历上下古今,东南西北。我常怀疑他为什么不在文学系教书?他那里讲哲学,哲学是什么呢?是很深奥的吧?他一定精通哲学!但他不同我们讲哲学,只讲文学,讲社会生活,讲社会生活的形形色色。后来,他为了帮助我们能很快懂得普希金的语言的美丽,他教我们读俄文的普希金的诗,在诗句中讲文法,讲变格,讲俄文用语的特点,讲普希金用词的美丽。为了读一首诗,我们得读200多个生字、文法,对于诗,就好像完全吃进去了。当我们读了三四首诗后,我们自己简直以为已经掌握俄文了。”  
根据当事者回忆,那时俄文课的教学很困难,原因一方面是中国学生初学俄文,比较吃力;再一方面是教师的中文水平太低,俄国教师中个别人外,都不懂中文。  

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以下文章

腰带配饰即将成为秋季主流!

腰带配饰即将成为秋季主流!

时装周过后,各种单品都似乎变大了一个尺寸,宽松的阔腿裤,...全文

2018服装流行元素抢先掌握!

2018服装流行元素抢先掌握!

2018服装流行元素有哪些?2018年春夏时装周已经落下帷幕,街拍更是...全文

流行趋势:性感牛仔透视装

流行趋势:性感牛仔透视装

过去几年,女士零售市场出现了大量的薄纱面料,这种性感的透明...全文

2018春夏流行趋势:前卫运动风

2018春夏流行趋势:前卫运动风

2018春夏,运动风装饰点缀更显前卫,出人意料的组合在巴黎十分...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