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歌手 > 正文

歌手马云 唱high了

来源:红楼梦人物关系图 编辑:历史人物介绍 时间:2018-01-12

  11月3日,马云和王菲合唱的《风清扬》在虾米音乐独家首发,一时被刷屏。马云现在的作品不只有阿里巴巴了。

  这首歌在亚洲新歌榜排名迅速蹿升到第13名。歌曲发出后,网友反应激烈。马云自己也转发了评论调侃,称自己是“业余KTV歌手”,和王菲合作是“乡土音配天籁”。

  这个微博定位的地点是马来西亚吉隆坡。彼时,他正在和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合影:阿里巴巴首个海外eWTP试验区——马来西亚数字自贸区在吉隆坡全面启用运营。正式落地后,清关时间将从1天优化到3小时。

  《风清扬》这首歌背后的主创团队豪华。除了在阿里娱乐任职的高晓松担当制作人外,弦乐演奏是中国爱乐乐团。

  执行制作人讴歌则与超载乐队、朴树、窦唯都有过合作,参与过《幽兰操》、《传奇》、《愿》的编曲和制作,并担纲2019年吴宇森史诗巨著《赤壁》下集首映礼的全部音乐制作。

  弦乐编写董冬冬,创作过《时间都去哪儿了》、电视剧《欢乐颂2》主题曲《我们》。2016年,凭借电影《夏洛特烦恼》中的歌曲《一次就好》获得首届金羊奖、澳门国际电影节“最佳电影原创音乐奖”。

  王菲就更不用说了。近几年很少出专辑,只参与一些影视剧歌曲的录制工作。2016年王菲四年来首度开演唱会,门票被炒到天价。

  1.

  你可以质疑马云唱歌的水平,但他唱歌这件事儿是认真的。

  高晓松谈起这首歌的幕后历程时说,《风清扬》是他从业二十多年来整个创作、制作、录音等工序、时间以及投入精力做大的作品之一。

  在开始创作前,他和马云讨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到底该写一首卡拉OK里人人拿起麦克简单易唱的口水歌,还是一首难度较高的曲目。这个定调基础决定了马云这次是唱歌还是玩票。

  在这个基础上,才有了我们看到的这个歌曲的样子。

  高晓松跟马云在一起的时候,看到马云从早到晚都在练。马云身边的人说,“这可把老马整疯了,一天到晚拿着小样举着手机着魔一样痴迷地练。”

  马云这几年明显更忙了。

  你可以看到他隔几天就会上新闻头条,无论是推进阿里巴巴全球化的进程、还是在各个场合公开的演讲、对教育公益和太极的推广,都需要他这个层面的推动。经常是他先跑过去签订一个战略合作框架,底下的人再推进执行。

  很难想象“飞人”马云,一年上千个小时都在飞机上,下飞机的时候还要练歌。男女合唱的难度在于定“调”。如果女声唱舒服了,男声就会显得很低;以男声的调为主,就会显得女声调太高。

  高晓松说王菲是歌神,她主动提出自己可以再高一点,这样马云的调就不至于太低,后来两个人都做了一定的妥协来完成这首歌。

  王菲也对这首歌下了力气。先后沟通了多次,包括歌词、调、编曲、和马云的配合上各个方面的沟通。先后编了三个不同版本。如果加上不同调的编曲,一个编了5个。这在高晓松的从业经历中也是少见的。

  在正式录制之前,他们花了一个晚上坐在阿里巴巴董事局旁边的视听室里练了很多遍,纠正发音、吐字。马云总共录了两天时间,一天排练,一天专门录的时候录了6、7个小时。一直到高晓松满意。

  王菲唱这种题材很大的歌非常拿手,她有大格局。高晓松评价她“一点不炫技地把很多高级技巧用上了。”当然也录了几个小时,非常认真,回家听了几遍后,还给了很多建议。

  很像老手带新人的感觉。王菲先提出自己全部录完。马云大概听了十几天才最终进棚录音。

  最后的结果当然有不完美的地方。在马云演唱的“沧海一声笑”的段落,可以明显感觉到南方口音的痕迹;在“君不见自古出征的男儿”那句,“自古”二字平翘舌音没有分得太清楚。

  高晓松认为,口音是正常现象。大家听香港台湾歌曲也有口音。但口音也是一种信息量,所以就没有细究。他并没有要求老马按照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那样的标准发音来唱这首歌,带点气质和个人特点是正常的。

  2.

  马云做事一直有自己的气质和个人特点。

  1964年出生的马云今年已经53岁了。在此前的采访和演讲中,他曾经多次表达过自己那些不切实际的“花花梦想”,有点顽童。

  一周前的10月25日,马云做客菲律宾德拉萨大学与学生们交流时说过一段有点“鸡汤”,但也许是他内心真实想法的一段话,他在面对台下一众热切期盼的年轻人时说:

  “当我小的时候,我有许多梦想,但大部分都没有实现。现在我已经53岁了,在过去的30年、35年里,我一直都在努力地工作。现在我觉得,是时候想想我童年和年轻时的梦想了。唱歌,当演员,画画,我想尝试所有这些事情。

  因为你首先要努力工作,才能去实现很多年轻时听上去很傻很疯狂的梦想。年轻人要记住,不要担忧地去想这个梦想会不会很傻,如果你真的相信它,那就是一个伟大的梦想。”

  马云也有未实现的梦想,这事儿就像他曾经说过最后悔创立了阿里巴巴一样令人震惊。媒体爱这样的采访对象,他的每一句话都可以截下来当作新闻标题。

  那次表态其实是在2016年一档韩国节目中,一位留学生的提问让他有些激动。他的下半句话是,“终日忙于工作,没时间陪家人,妻子说我不是属于她的,我是属于阿里巴巴的。如果能再活一次,我绝对不要这样。”

  一般人看到马云“放飞自我”最多的时候是在阿里年会上。

  2017年9月8日,在杭州黄龙体育馆举办的阿里大年会上,马云变身“迈克尔·马”。在脱下面具前,大家都难以相信跳舞的真的是马云本人。后来,马云一身机车造型,蔡崇信和井贤栋反串傍身左右,引惊呼一片。

2页 [1] [2] 下一页 

张勇践行了马云的新零售 还打造了两张王牌

马化腾反攻马云:微信上线保险服务 1%客户已可见

媒体称天猫双11繁荣不是马云可设定的:是商业的力量

2017胡润套现企业家榜:马云套45亿 许家印套33亿

马云主演《功守道》:全片只有20分钟 不会公开售票

栏目分类

主页

Copyright © 2002-2011 主页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