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歌手 > 正文

抖森谈新片演歌手:唱歌对我来说是很迷人的经历

来源:红楼梦人物关系图 编辑:历史人物介绍 时间:2017-12-20

《我看见了光》海报

时光网讯 汤姆·希德勒斯顿和伊丽莎白·奥尔森虽然都曾出演过漫威电影(前者饰演雷神那个爱惹麻烦的弟弟洛基,后者饰演红女巫),但他们俩的角色却从未正式产生过交集,《我看见了光》恰恰是两人的第一次对手戏。

《我看见了光》是一部讲述乡村/酒吧音乐传奇歌手汉克·威廉姆斯人生经历的传记电影,由马克·亚伯拉罕自编自导,在去年秋天的多伦多电影节首次亮相,并于本周开始在美国大规模上映。在本片中,抖森饰演前文提到的才华横溢但却自我毁灭的歌手,而奥尔森则饰演他的前妻Audrey,她同样心怀成为歌手的梦想,但却缺少丈夫那样的天赋。他们的婚姻始终伴随着激烈的争吵,这对于理解片中汉克音乐中那种频繁出现的痛苦和心痛是至关重要的,因为这正是作品的情感基础。

在影片北美上映之际,记者在洛杉矶对两位主演进行了专访。专访实录如下:

记者:饰演一个根据真实人物改编的角色,在做准备的时候有没有什么不同之处?

伊丽莎白·奥尔森:你开始对他们的传奇经历负有一定责任,你要对故事里的这个三维人物形象进行更丰富的创作。你还会得到很多素材,所以你要开始研究那些照片、私人物品、书籍、纪录片等。然后到某个时刻,你做完了所有这些工作,剩下的就是融入这个角色,打开你的心扉。能拿到那些原始的素材真是太棒了,因为它们能给你带来很多灵感。我发现Audrey真的是个生意人,随着他们赚的钱越来越多,她为两人所营造的形象也越来越不真实。

汤姆·希德勒斯顿:我觉得这种不同之处在观众眼里比在演员眼里更为明显。我们的工作、义务和责任是融入角色,并真实地表现他,无论他是北欧神话里的恶作剧之神还是现实生活里的美国明星。对我来说,从入戏和心理挖掘的角度来讲,并没有什么区别。我所运用的还是那些掌管表演的肌肉,但从拍摄过程来看的确是有一些不同。拍这部戏时,我们能在路易斯安那州什里夫波特市找到当年那些地点,能够身处那些地方而无需绿幕或特效的支持。所以这方面有点不一样。但表演的部分,比如放大怜悯和理解,对我来说是一样的。

伊丽莎白·奥尔森:我同意你所说的在塑造角色时是一样的,但对我来说这就像呼吸一口新鲜空气,能有机会表演一种亲密关系,有冲劲儿,而不用在房车里坐等六个小时,然后保持同一个表情在三十秒内拯救世界。我的意思是,那是很大的压力啊。(笑)对我来说,进行创作方面的争论更有趣,比如我们在走廊里越过了对方的界线,怎么把它拍出来,或者进行怎样的改动。演漫威电影确实很有挑战性,但除了演员,还有很多元素在其中发挥着作用。

"洛基"和"红女巫"在片中饰演一对歌手夫妻

但像这部影片,它的核心只是两个人之间一点一滴的相处。而当你在拍漫威电影的某个场景时,有很多其他的东西也必须毫无差错——演员们必须要准确地接上词,这对于八个人来说有点难;摄影机的运动常常会很复杂,或者场景里有爆炸发生,必须要能卡上点儿。所以这次不用为那么庞大的一件事负责,也确实带来了一种自由,我非常喜欢这一点。但当我回到漫威大家庭的时候又很开心,只有那时我才觉得自己是一个演员群体中的一员,他们都是很棒的合作对象。

汤姆·希德勒斯顿:我想补充一点,在这部影片中,如果你想表达观点,那么你必须要在拍摄现场。只有和我们一起在什里夫波特市片场的人才能对这部影片产生创造性的影响。马克、伊丽莎白、我自己,还有(摄影师)但丁·斯宾诺蒂及其他演员,如果你想发表意见,你必须在现场。至于漫威,由于你是那个宏大宇宙的一份子,有时候某个人对拍摄提出了非常重要的意见,但他本人却无法到场,所以就得走各种批准流程来做出决定,这会拖慢进度。

记者:这部影片改变了你对乡村音乐的看法吗?

汤姆·希德勒斯顿:是的,有意思的是,我发现美国的乡村音乐本质上是民歌,而世界各地的民歌所表达的都是本国真正的灵魂,无论是苏格兰、爱尔兰、英格兰还是西班牙民歌。当你深入了解了一个国家的民歌时,你就能开始理解那种天生的节奏。当我去纳什维尔为这部影片做准备时,我开始明白乡村音乐就是美国的民歌,从布鲁斯演变而来,而布鲁斯正是深深植根于美国的灵魂。我对此有了全新的欣赏态度,很令人激动。汉克是乡村音乐历史的基石。他先学了布鲁斯,然后创作出自己的东西,再后来人们追随着他,用他的灵感写出自己的音乐,比如布鲁斯·斯普林斯汀、鲍勃·迪伦和约翰尼·卡什。

抖森和奥尔森

记者:你为这部影片接受了一些声乐训练。这有没有让你对主角产生一些新的理解或者看法?如果有的话,它们起到了什么作用?

汤姆·希德勒斯顿:由于拍摄方式的原因,影片中的部分歌曲是提前录制好的。比如要拍一个在演唱会上表演的场景,马克会从全景切到特写,再切到手持镜头,这就要求歌曲要十分精确,必须提前录制好,录的时候没有观众。不同的歌曲有不同的气氛,因为有些是电台版,有些是录音室版,有些是现场版。有些歌对我来说很容易,有些则很难。我花了不到一小时就录完了《Why Don't You Love Me》,而《Lovesick Blues》则花了十天左右才录好,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笑)

从声音的角度来看。我会破音和唱不上去,因为唱歌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身体的练习。一旦你的身体、你的共振、你的肺得到了充分的热身,你能真正感觉到自己状态好起来了,掌握了控制权。这对我来说是很迷人的经历,因为我仍相信唱歌是最毫无遮掩的情感表达方式。演员可以藏在角色身后,作家可以藏在他的书写背后,画家可以藏在他的画作背后,但歌手是完全没有躲藏的。我们崇敬伟大的歌手,是因为我们能感觉到有一股自然的力量在推动他们的情感,无论你崇拜的是约翰尼·卡什、艾米·怀恩豪斯、妮娜·西蒙或其他人。

饰演一位歌手,唱歌,对于抖森来说是一次非常“迷人”的经历

相关文章:

栏目分类

主页

Copyright © 2002-2011 主页 版权所有

Top